一早10點多, 還沒回完一脫拉庫的email

"噹噹"一通簡訊聲劃過我緊盯螢幕的心神

IMG_1180-1.jpg

"啊!!"一聲, 嚇到了隔座的同事

洽巧聽到Fred的聲音, 問了他這個訊息, 又打了二通電話給老同事

胡總確實在週日時, 因病情突然惡化, 而與世長辭

腦袋有間許混沌

 

其實這段時間, 就在我生日那幾天, 收到好友簡訊說她父親突然查出羅患肺癌,

從幫她找有發生同樣狀況的人求助外, 也幫忙詢問醫生和醫院狀況

以之前照料父親的經驗, 叮嚀她轉院及飲食看護的事項

我以為 我不哭了

但, 沒想到在有一天的晚上, 回憶起照顧父親及最後急救的過程,...我眼淚又像忘了關的水龍頭

曾經 在一年前吧?以為自己好了, 著手整理過程中的點滴寫在網誌,

希望能幫到同樣無助的人

但寫到一半, 就不能自己, 把後半部寫個些大綱就結束

 

沒想到, 過了不久有人在我的網誌留下訊息

我記得她名叫Sunny, 在無助的苦尋醫院和醫師時找到了我

就在一日我與professor & 拓荒者的老闆開會時, 我們連絡上了

同樣, 在未曾謀面的陌生人電話交談中, 我又是哭得稀嚦花啦

在一二小時的電話後, 在門口擰了擰鼻涕, 擦乾了眼淚, 多吸了幾口台北市的癈氣後, 繼續未竟的會議.

過了一個月後, Sunny傳來她母親的病情已經控制的喜悅訊息, 我也開心許久

 

近幾年 似乎簡訊通知這類的惡耗多了  讓我心裡有點怪怪的

(寫到這突然發覺   喪事似乎都用SMS通知, 而喜事都是打電話的user behavior)

尤其最近心裡常掛著好友父親的病情

每次不是公司發送固定簡訊的時間來的簡訊  我都 會倒抽一口氣

很怕

看到不好的消息

 

胡總 是我剛進入該公司   第一個發給我紅包的人

這家公司也是我進入的公司中, 算考試特多的, 尤其都是申論題

那時還算初生之犢的我, 跟著大伙,被關在一樓的大會議室

記得是針對公司現狀和庫存或經營管理提出看法, 詳細題目我忘了

初進公司, 我拿出以前大學寫貨幣銀行學唬爛的精神, 洋洋灑灑寫了幾張(年輕不懂事,比較敢講)

沒想到 胡總真的一篇一篇看   還BY事業群給予最優前三人紅包

金額我忘了多少   但記得上面還有胡總Tailor made的眉批

(要非搬家   我之前還留著該紅包袋)

但沒想到...........寫的東西還被要求貼在部門公告欄, 我現在還感受得到我當下的震驚和惶恐

媽啊, 真想找個地洞鑽的感覺   我不習慣這麼受人眼光  而且是在新人的時候

不過, 胡總就像一個長輩

每每在電梯口遇到 都會握著我們的手說: 最近如何啊?......

而且......不知為何.....八卦也都會傳到他耳裡><!!!被問到時, 往往又是一個大震憾!!!

 

嗯~他走了, 只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能夠享受更多, 造福更多人

也希望他的家人朋友們都能從傷痛中走過 平安喜樂

謝謝你之前的照顧, 真的很感謝你~胡總.

 

 

 

李凱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